梁山伯与祝英台(别传) 告别了父、母亲后,祝英台和丫鬟银心不觉已来到了钱塘道上的草亭旁,可 能是时间还早,钱塘道上行人也不太多。 “银心,我们就在这歇歇腿吧。”祝英台回过头对在后坤行李的银心说。 “好的小姐,我可真累死了!”银心一边擦着汗一边说。 “唉!你怎莅叫我小姐呢!” “对不起!对不起!相公。”银心笑着说完后,就走到了路边的树下休息。 “相公,这儿离那尼山书院到底还有多远呀?”突然有把声音在草亭那边响 起。 “大约还有十八里,歇会儿吧!”接着另一把声音回答着。 望过去,只见草亭内正有一位年约十七、八岁的书生坐着,身穿青蓝色的布 衫,头带浅黄色方巾,面如扑粉,齿白唇红,双眼有神,英俊中带有一点憨直的 正气。 刚才发问的那个人正坐在亭外的行李担架上,一看就知是那书生的下人,虽 然也长得眉清目秀,但眉宇之间看上去总给人一种淫邪轻浮的样子。 “看人家三五成群的,咱们就两人,要是有个伴多好啊!咦?相公你看前面 有两个人,可能也是到杭城去,我过去问问看。”这书僮说完后就跑过去银心那 边:“喂!你们到哪去啊?” 银心见他这无礼,就别过脸去不理他。 “喂!你是个哑巴吗?”边说边推了银心一把。 “你才是哑巴呢!” “唉呀!原来你会说话呀!对不起,对不起!恕我冒失了,对不起!” “好啦!好啦!”银心说。 “我叫四九,我们是从会稽白沙冈来的,我家相公到杭城尼山念书去的。” “那好极了,我们也是去尼山念书的。小姐……” “小姐明明在家,你提她干嘛!” “我是想小姐如果能跟我们一起出来念书,那该多好啊!” “哦!是呀!”草亭里那书生这时也走了出来,向着祝英台说:“敢问,兄 台也是到尼山去的吗?” “是的。仁兄也是吗?” “是的。请问尊姓大名?” “小弟姓祝,草字英台。” “喔!祝兄。在下梁山伯,我们中途相逢,真是三生有幸。” 梁山伯和祝英台相遇后,因年龄相约、说话投机,大家一见如故,就结拜 兄弟,一路同行,好快的就到了尼山书院。 光阴如箭,很快的梁山伯和祝英台在尼山书院念书已过了几个月。这天正好 是中秋佳节。晚饭后,所有学生都去后花园赏月,吃月饼、喝酒,大家都很开心 的在吟诗作对,天南地北的瞎聊着。 梁山伯今晚的心情也特别兴奋,可能是喝了点酒的关系,心内泛起了丝丝欲 念,下面的阳具有点不受控制的硬了起来,但尼山书院除了师母和师母的十三岁 女儿丁香外就没有别的女人(他还未知祝英台和银心是女子),只好又拿四九消 消欲(当时的书僮,除了陪伴少主读书外,有时少主旅途寂寞,也要献上后庭给 少主解解闷)。 他拉了四九向祝英台说:“贤弟,愚兄可能喝多了酒,有点不舒服,先回房 休息了。” 一进入房间,马上就把裤子脱了,只见阳具涨得通红,约有七寸来长,龟头 圆大,阳具粗壮坚硬得往上的曲翘着。他将四九的裤子脱了,将他身体弯低向前 倾,趴在台面上,翘起屁股。四九虽然是个下人,但是皮肤非常光滑,屁股圆圆 的翘起。梁山伯将他的屁眼掰开,弄了点唾沫涂在阳具上,就将他的龟头大力的 插进四九窄窄的屁眼中。 四九痛得大声的叫了起来:“呀……!相公,你慢点可以吗?你想要了我的 命啊?” 梁山伯将整个龟头都插进入了后,就开始慢慢的抽插着,同时将双手挠过四 九的腰,抓住四九的阴茎,一边抽插,一边套弄着四九的阳具。 “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”四九因丝具给套弄着,而且梁山伯的鸡巴流出的 分泌润滑了屁眼,也开始舒服的叫着。 梁山伯插得越来越过,兴奋得加快用力抽插着,将整根阳具插入、抽出, 插入、抽出的做着活塞的动作,一边大声叫着:“好爽……好爽……啊……好紧 ……啊……好……爽!好……爽!啊!……我……要射了!要……射……了…… 啊……!” 当他们正在做得快活的时候,突然听见房门被推开的声音。 “梁兄,你好点了……”祝英台和银心一推开房门,见到眼前的景像马上就 呆了:“你……你……们在做什?你……你……们怎可以……?” 梁山伯一听见房门被推开的声音时就停止了抽插,和四九一起来转过身来, 望向祝英台和银心。 祝英台和银心呆呆的站着,双眼望着梁山伯和四九。只见梁山伯的阳具还在 流着少少的精液,因孲刚在四九的屁眼内射出,就听见祝英台和银心进来,现 在还半软半硬的垂着,一些精液正沿着龟头滴在地上。而四九的阳具因还未射 精,刚才受到梁山伯套弄,约九寸长的阳具还在充血中,棒身青筋毕露,龟头紫 红发亮,硬直的维持挺立状态,指向着祝英台和银心,在微微的抖颤着。 祝英台和银心的脸一下子就红到脖子上,二话没说的转身就跑出门外去,出 了门后银心好像还有点依依不舍,脸红红的回头望了四九的阳具一下。 她们走了之后,四九把门关上后说:“公子,你觉不觉得,祝相公他们的羞 态有点像女子?” “别胡说,给祝相公听到了又要生气了!”梁山伯说完后就穿上衣服走进房 间休息了。 “公子,公子……”第二天,梁山伯正在房间温书的时候,四九急急忙忙的 从外面跑进来。 “什谳?你看你,慢慢的说吧!” “我听银心说祝相公病了,病得很厉害。” “一定是受了风寒,我看看去。”梁山伯说完后,和四九急忙地向着祝英台 的房间走去。 “英台,英台,英台怎蚞?” 祝英台正睡在床上,一听见梁山伯进来,马上把被单拉上,坐了起来:“梁 兄。” “贤弟,怎蚞?” “没什,只是受了点风寒,有点发烧。” “我马上去请个郎中回来帮你看看。” “不用了,”祝英台说:“我家传有张药单,一会儿叫银心去帮我买回来, 煎服了就好了。” “来,先让我帮你看看吧。”梁山伯说完后,就想伸手入祝英台的被单拉他 的手帮他看病。 祝英台赶忙把被单拉住说:“不用麻烦梁兄了,我一会儿服了药就好了。” 银心焦急的站在旁边说:“梁相公,这儿有我侍候我家相公,您还是回房休 息去吧!” “不不不,今天晚上我睡在这里。你放心好了,有我陪伴你家相公。夜里要 茶要水,我好随时照应,你和四九快去买药吧!” “男女授受不亲,何况是同榻而眠呢!”祝英台一时情急的说。 “唉!贤弟怎语我比起女人来呢?别多说了!就这窞定吧。” 四九一直站在床边望着祝英台,但见祝英台头发有点零乱的垂在额前,两边 脸颊红粉扑扑的,嘴唇微微翘起,因不舒服的关系,满脸倦容,半朦着双眼, 娇柔无力地望着梁山伯,就像女人刚做完爱的那种样子,媚态毕现,看得四九的 阳具都硬了起来。 “四九,四九!”梁山伯对四九说:“你在发什呆,快和银心去买药,回 来煎给祝相公服吧。” “好的,公子。”四九回答着说:“我去拿点东西就走。” 四九自小是个孤儿,卖了给梁家做书僮。十四岁那年,给梁山伯的母亲梁夫 人夺去了童贞,做了梁夫人的泄欲工具(有机会再交待这段情节),因此心理上 多少有些不平,了找回点平,在外面破坏了不少少女的贞操,玩弄了不少 的淫娃荡妇,所以人也比较淫邪和精灵,不像梁山伯这个憨书生,只知了考取 功名而死读书。 四九和银心一起上市镇嵲英台买药,走着走着突然下起雨来了,只见前面 有间破庙,只好走进里面避避雨。 银心说:“昨天还好好的,今天怎下起雨来呢?” “银心,过来这边坐一会儿,吃点馒头吧。”四九说完从怀里拿了两个馒头 出来,给了银心一个。 四九吃完后,就站起来转过身向后面把裤带解开,接着把阳具拉了出来。银 心给他这突然的动作吓得叫了起来:“哗!你在干什?怎这没礼貌。” “我要小便呀!大家都是男人,有什关系呢?”四九抓着阳具话没说完, 只见一股黄浊的尿液由龟头的顶端飞溅而出。 银心望着四九的阳具,突然觉得浑身燥热难耐,好像有点发热地发烫起来, 小屄内骚痒得难受,嫩屄内的淫液不断地涌出来,只想伸手入小屄内抓抓,或拿 什熞罧庉进去止止痒,心跳也开始加速,喉咙干燥,呼吸也沈重起来。 你道怎Ξ这样?原来四九早就怀疑祝英台和银心是女人,今天难得有这个 机会和银心单独一起,所以在出门之前他特意回到房间,在自已的行李包内拿了 些媚药加在馒头内给银心吃。 四九看着银心满面通红,春情荡漾的样子,知道是药性发生了作用,“你怎 啦?看你满面通红的,是不是也想小便?”四九故意回过身来,将已开始有些 发硬的阳具对着银心的脸和鼻。 浓浓的尿液味和阳具所散发出来的臊臭气味,使银心的情欲更加高涨,蜜屄 内充满了湿滑的淫液,只觉双腿发软、浑身无力,身上的汗毛几乎都竖了起来。 四九一把将她抱起:“来,让我帮你把鸡巴拉出来。”一手就伸进银心的裤 子内面,抚摸着银心丰肥而无毛的阴阜,桃源洞口已一片泛滥。四九的手指探入 肥嫩而紧窄的屄缝,上下的揉弄着,又用两只手指轻轻的夹住顶端的阴蒂磨动, 屄缝内黏黏滑滑温湿的淫液,沾濡满了四九的手。四九捧着银心的脸,吻着她的 嘴唇,将舌头伸入银心嘴内搅动,吻得银心红霞满脸,显得十分诱人。 银心被四九抱在怀里,嘴吸吮着舌头,鼻孔闻着强烈的男人味,嫩屄内又给 男人的手指揉弄着,只感到全身软绵绵,有一种说不出的舒爽,不禁紧紧吮住了 四九的舌头,媚眼如丝,手也不自觉地捉住了四九的阳具上下套动着。 “我早就看出你是个淫荡的小淫娃。”四九说着,将抚弄着银心嫩屄的手拔 了出来,将沾满淫液的手指塞进银心的口中,让银心吮食手指上的淫液。看着银 心翘起嘴唇,半闭着眼,吮着手指的淫荡表情,四九不禁淫性大发。 将银心的衣服全部脱去后,让她躺在地上,只见一具迷人的少女玉体,半闭 着眼睛,嘴巴微微张开,不断的将舌头伸出舔着嘴唇,轻轻的喘着气,呻吟着: “啊……啊……四九……快……些给我……啊……给我……” 丰满白如膏脂的身躯,一双大而美丽的乳房,粉红色的乳晕,一只手正自抚 摸着乳房,乳头已微微的凸起,另一只手正插在阴阜内搅动着。整个阴户光洁无 毛,阴阜肥白丰满,如小山丘的坟起,中间只见一条窄窄的阴缝,沾满着润滑的 淫液。因淫药开始发挥作用,银心只觉得淫屄内有如万蚁在爬动,喉舌干燥, 全身发热难受,只希望四九快些用粗壮的阳具插入蜜屄内止痒。 四九自已也脱光衣服后,便跪在银心双腿中间,两手将大腿分开,俯下头, 用手指将肥厚的肉瓣掰往两边,将舌头伸入肥嫩丰满的、粉红色的、溢满蜜汁的 阴户内搅动,吸食着流出来的花蜜。湿滑又灵巧舌头,在她敏感的下体,百无禁 忌的舔吮逗弄。 银心阴户受到刺激,阴核凸起,两边阴唇因充血而向左右微微张开,濡滑的 花蜜溢满了整个阴户,发出淫靡的光泽,迎接阳具的插入而作好了准备。银心 身躯不停的抖颤,内心淫欲的本性被彻底的激发了出来,阴穴传来阵阵的快感, 银心不住地挺起屁股,希望四九的舌头能更深入阴户内,口中无法抑制的不断发 出诱人的伸吟声:“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四九……快……些给我……啊……给我 ……快……”双腿不住地有时张开,有时合起,夹紧着四九的头,双手则用力的 抚摸着、压迫着自已的双乳:“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四九……给我……啊……啊 ……快给我……” 四九起头,望着粉脸胀得通红的银心问:“你要我给你什?快说呀!” “快……给我……啊……” “快说呀!小荡妇,要我给你什?说呀!” “给……我……我要……我要……我要……你的……阳具……插进来……给 我……” 四九将银心的两腿分开起来,巨大的阳具硬生生地插入了银心流满淫液的 蜜屄之中。四九一插入去就感觉到淫屄通行无阻,原来这个才十五岁的小淫娃, 花心早已给人摘了去。 “呀……嗯……嗯……啊……”银心的淫屄给四九巨大的阳具一插入去,那 份充实感使到阴道一张一合的痉挛起来,阴壁受到阳具的磨擦刺激,淫液马上涌 出,快感立至,忍不住心内发出了低沈的伸吟声。 四九用阳具不断地在银心的嫩穴中抽插捣弄,每一下的冲刺,都使到淫屄内 发出“噗、噗”的声音。虽然银心已非处女,但阴道仍是非常的紧窄,阴璧 炽热湿润,吸吮着四九的阳具,每次的抽插,都带来无可言喻的快感。 “呀……好……好……让我操破你这小淫娃的臭屄……呀……呀……操死你 ……操死你这臭屄……”阳具传来阵阵的快感,四九不禁性欲狂发,不断地用力 冲刺着银心的淫屄。每一下的撞击,都使到银心雪白巨大的双乳上下左右的跌荡 着,四九的手伸上去紧抓这双迷人的巨乳抚弄着,用口含着乳尖,舌头不断的舔 吮着凸起的乳头。 欲仙欲死的感觉,令银心不由全身如抽筋一样的痉挛,不停的颤抖,淫液如 黄河决堤般的涌出,高潮一浪接一浪的,阴户内感受着阳具带来的快感,耳边听 着四九淫语,淫贱的本性一下子激发了出来。 “好……好……操死我……我……我要……你的大阳具……每天都插入我的 淫屄内……我要死……死……了……” 看着银心的反应,四九的性欲更高涨,他将银心翻过身来,只见淫液已浸湿 了整个屁股,四九将阳具插入银心的后庭菊花蕾中,猛烈的抽插着。 虽然阳具和肛门都沾满着阴户流出来淫液,但第一次插入带来的撕裂感,痛 得银心不禁大声的叫出来。紧窄的屁眼压迫着四九的阳具,一轮急速的抽插后, 四九感到就要爆发了,他马上走向前抓住银心的秀发,把银心的脸庞拉近他的阳 具,耸动着臀部,将阳具插入银心的口中。 火热的肉棒在银心的口中耸动了一会后,马眼爆发,一股浓浓的精液射进了 银心口内,银心柔顺地将四九的肉棒含着,不断地吸吮,吞下喷出的全部精液。 银心躺在地上,闭着眼睛还不住地在喘气,伸出舌头舔着嘴边的精液,回味 刚才的欢愉滋味。四九躺在她身边,双手玩弄着她那对巨大的美乳,望着她那淫 荡的表情,不禁好奇地问她的花心到底给谁采了去?以下是银心所回忆的往事: (下回分解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