武林神话

传说中的如意宝剑刚柔并济,削铁如泥,上镶七颗宝珠:避水、避火、避尘、避毒、避风、避光、辟邪。功效远胜于干将莫邪之辈。更可怕的是执剑的人——孤魂黄飞,他以孤魂剑法连闯祁山三十六峰,踏平西域四寨,名声相传大江南北。 树大招风,窥视宝剑者多,以身拭血者更多。 七月的太白峰巅依然是白雪皑皑,满天繁星下除了风声似乎再也没有什么声响了。黄飞背着手站在一棵树下,面对的是深不见底的悬崖,树叶被风吹落却近不了他的身,因为此时的黄飞早已达到传说中的“三花聚顶、五气朝元”的境界。一袭白衣更显潇洒,每年的七夕之日他都会到这里来,只为三件事:纪念恩师;约看好友和红粉;接受挑战。 十年中每年都有挑战者,但一年比一年少,他心中不怕挑战,只是恨自己不能早日完成师傅的遗愿。正仰望星空之际,黄飞隐隐约约听到三里之外有人飞来。此人身法如此沉重,不象顶尖高手,但自己却感到有事要发生一样。 不过盏茶时分,在他的身后响起一个声音:飞弟,救我!黄飞大吃一惊,只见义兄倒在血中。黄飞扶起义兄,心中已明白事态的严重,江湖上能将“云中龙”上官雄伤成这样的人不多。黄飞二话不说检查完义兄的伤势,发现他中了毒,连忙双手运功,为义兄逼毒。 两个时辰过去了,上官雄醒过来,黄飞却昏倒在地上。上官雄连忙扶起黄飞,给他嘴里为了一粒丹药,在黄飞耳边说:兄弟,赶快运功。黄飞在原地开始运气,此时上官雄却悄然离开。 天色放亮,黄飞功力恢复五层。却觉得丹田之处开始燥热,下体不由得有点冲动。黄飞连忙收功,暗觉不对,可义兄不会害自己呀! 燥热越来越厉害,雪地上的黄飞压不住欲火,暗道不好,一定是吃了霸道春药,来不及思索义兄为什么要陷害自己,黄飞借着脑中一点灵智,脱去长袍,浑身赤裸着盘坐在峰顶,一边用寒气压制欲火,一边运功逼毒。 欲火开始冲击黄飞的全身,只见黄飞胯下八寸长的阴茎慢慢抬头,膨胀。不一会就变成了一根狼牙棒,粗如棒,硬如铁,从头到底红彤彤的,青筋暴露。 就在此时,一声“飞郎”,一个红衣少女出现在黄飞面前。此女正是黄飞的红颜知己“芙蓉女侠”慕容燕。她和黄飞做了五年夫妻,每年只有今天才能和黄飞见面欢好。今日一见此情此景,什么都明白了,脱去衣服,露出一具胴体,顾不得羞耻,跪在黄飞面前,张开小口,用嘴含住龟头,伸出一只手上下套动肉棒,香舌顶在马眼上轻轻转动。 此时黄飞剩余的一点点理智荡然无存。啊的一声,把慕容燕推倒在地,分开双腿,暴胀的鸡巴对准阴穴,屁股用力前推,只听见“扑哧”一声八寸长的大鸡巴全根没入,顶的慕容燕“啊”地叫出声来。 黄飞趴在她身上,疯狂的开始进行机械运动,屁股一起一落之间,频率快如闪电,大鸡巴出入在迷人的小穴,慕容燕双手紧紧的搂住黄飞的肩膀,双腿夹住他的腰部,承受着快人的冲击。“啊……啊……快用力……大鸡巴……插到子宫里了……啊……我要死了……好哥哥,快……插死我算了……”慕容燕的叫床声给黄飞无限的动力,屁股大起大落,只见那阴阳交合之处,因为太快,几乎看不出大鸡巴的抽动,鸡巴被阴唇含住,淫水流淌在雪地上,化成点点水珠在流淌……三柱香的时间过去了,黄飞也疯狂到了极点。他抱起慕容燕大鸡巴抵在阴道内,不停的顶动。慕容燕感到大鸡巴在阴穴里一胀一胀的跳动,知道黄飞快要射精了,于是动情地搂住黄飞,下臀更加买力地挺动。她双手下移至黄飞的肾俞穴,此时鸡巴在阴穴里胀的很了,慕容燕轻快的转动臀部,龟头在子宫口旋动,小腹收缩,阴穴四壁压力骤增,黄飞只感到马眼一阵酸麻,大鸡巴开始射精了!慕容燕承受着子弹的冲击时,一边运功吸收,一边用双手闪电般地电在黄飞的肾俞穴上。 黄飞突然觉得一股凉气从尾椎骨直冲头顶百会穴,体内真气随着阳精源源不断的贡献给自己的红颜知己。黄飞惊呆了,他连忙提起最后的一点真气,双手推开幕容燕,只见慕容燕在银铃般地笑声中飞离黄飞,一双豪乳上下抖动。 黄飞坐在地下,大鸡巴毫无生气地低在胯下,马眼里还一滴滴地流着精液。“你你为什么要这样做!”黄飞无力地问到。 就在此时,黄飞身后剑光起落,黄飞向左一滚,却未来的及,一双腿活活被砍去。只见自己的义兄上官雄正提着如意宝剑奸笑地站在身后。 “你们……”黄飞疼的讲不出话来,上官雄走到慕容燕身边,一只手搂住慕容燕,一只手搭在乳房上轻轻揉动说:“等你到了地狱,让阎王告诉你吧!”讲完,提腿将黄飞踢到悬崖下……三天后,江湖上的人在太白峰发现了两具尸体和一双腿,一具是云中龙上官雄,一具是芙蓉女侠慕容燕,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谁也不知道那双腿是何人的,江湖上的传言很多……江湖还是江湖,传言依旧在传,孤魂却象神话一样在江湖上永久地消失了……太白山下的一个酒店里,做着一个风尘仆仆的男子,满脸的灰尘掩盖不住消瘦俊逸的面庞,他就是华山派的大弟子江湖人称“华山玉龙”的司马玉强。司马玉强不仅人长得俊俏,武功更是华山派的第二代弟子中的佼佼者,一手清风剑法已深得华山派掌门的真传。此次出门是奉师傅的命令接受天山派下的请柬。 司马玉强接到师傅的命令后,起程赶往天山,前后整整一月有余。在赶往华山的途中,却听说华山派掌门之女下嫁宇文世家的三公子江湖人称“玉扇公子”的宇文杰,这消息有如天崩地裂般令司马玉强不能接受,华山上下有谁不知自己和小师妹要好,更何况……想到这里,司马玉强恨不得能飞回到华山,向师傅说明情况。望着太白山头那点点积雪,他陷入沉思,想起了下华山时和小师妹分别的情形……那一天,小师妹一直送他到山下,在途径五道弯的一个山洞时,小师妹拉着他进到山洞。两人一进洞,就忍不住抱在一起。自己搂住小师妹说“师妹放心,师哥一定会平安回来的!”说完就忍不住吻上了小师妹那软软的小嘴唇。 那天小师妹表现的非常主动,一条香香的舌头一会就主动钻进自己的嘴里,两条舌头在嘴里不停的搅动,两人的嘴在不停的吸吻,这时,在这种诱惑般的情况下,自己的情感已有些不能克制,左手徐徐地游弋到小师妹的腰上,五指漫漫进军的登上了师妹那高耸的圣母峰上,停留在那儿搜索着。 在默默无声中,两人尽情的享受着轻抚的滋味。小师妹绵羊般的顺服,使自己的手畅所欲为的在她那乳房上来回的游荡着。师妹的心房加速的跳动,全身血液为之狂奔,脸上泛起阵阵红潮。自己的手指继续下移,先在师妹的小腿下慢慢动,象在搜索一样,徐徐向大腿进攻,师妹也不反抗。 “师妹,你对我这么好,我不知道该如何来善待你,但我会永远爱你!” “师兄,我也是太爱你了,只要你永远记住我,想着我,爱我,那我就永远跟随着你” 师妹已经表示出已身相许的意思了,自己何必太克制呢?反正师傅一定会答应婚事的。这样想着,自己的两手更加不停的活动着,下面的那支手已经攻入了师妹的重地。 他的手指突破内衣的障碍,在小腹周围左右迂回。渐渐地迫近草原地区,感到有一种稀松的莫名快感。顺着草原而下,越过从从的小草,滑下来就是一条小沟,但早已河水泛滥,如山洪发般,顺流而下。两片富有弹性的阴唇,在湿润的淫水侵泡下,油滑坚挺又热又滑。自己用中指随即在那如珍珠般的阴核上,轻轻的抠弄着,这柔软光滑的小珠,也坚硬起来,淫水加快流出,使得师妹全身一阵的剧抖。 这时自己心中起了一阵的快感,中指正想乘热而入,“哎呀”师妹娇羞的抓住了插进的手,原来手指头已受到些微的阻力,似有一层肉膜所阻,这已证明师妹还是处女。粗通风月的自己明白这时一定要要温柔体贴一点。为了缓和师妹的紧张情绪,以温柔的手段,来激发她的性感泉源。火热的舌头伸进师妹的嘴中,长长的吻下。双手伸到胸前,轻轻的揉动。下体那根硬硬的宝贝以顶住师妹丰满的腹下,在那迷人的阴户上,不停地摩擦。师妹整个娇躯,逐渐酸软,躺在自己的胸前。躺在自己的怀中,星目微张。

上一篇:送水的艳遇 下一篇:蛇妖美妇